還原"鳳凰號"沉船最後一日 這五大疑問仍然待解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9日,泰國總理巴育到普吉視察搜救工作並看望中國遊客家屬。

“鳳凰號”遇難者頭七遇難人數已升至45人

11日就是泰國普吉島沉船事件遇難者“頭七”,已有幸存者陸續返鄉,部分逝者家屬亦同意火化。廣東少年畢業旅行5人團,最終只剩4位少年,於10日晚降落白雲機場,回到正常生活當中,而他們的同伴仍停留在普吉,等待一個尚未確定的歸處。

7月10日,泰國普吉府府尹諾拉帕在救援情況通報記者會上表示,泰國救援人員在漁民的幫助下又發現3具遺體,基本可以確認爲遊船翻沉事故遇難者。因此目前確認遇難人數上升至45人,仍有2人生死不明。

諾拉帕說,從發現地點、遺體特徵來看,基本確定新發現的3具遺體爲“鳳凰”號遊船翻沉事故遇難者,具體身份需待家屬辨認。

悲痛之外,7月5日的事故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在近一週的採訪中,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同數位生還者反覆交談、覈實細節,試圖抽絲剝繭,還原“鳳凰號”最後一日的經歷。

疑問1

當天是否發佈禁止出海通知?

5日上午約9點,“鳳凰號”原定90餘名客人在普吉島查龍碼頭登船,由於各種原因,5人臨時決定不上船,最後登船人數爲89人,其中有87名爲中國遊客,另有2名外國人。此時天色略陰沉,下着小雨。經多名普吉島旅遊從業人員證實,此時碼頭上懸掛的出海旗幟爲允許出海的綠色,而當天普吉島查龍碼頭的遊船幾乎傾巢而出。“鳳凰號”並非唯一或者少數“違反禁令”出行的船隻。

上船10多分鐘後,有導遊向乘客們表示,“救生衣可以脫下了”,此時船隻已經行駛在海面上。根據當天的行程安排,“鳳凰號”將造訪小皇帝島和大皇帝島。在前往第一站小皇帝島的路上,來自廣東的五人畢業旅行團在三樓拍下了最後一張齊整的背影合照。

根據泰國方面公佈的消息,當天相關部門曾發送短信預告將有風暴,提醒船隻不能出海。但截至目前爲止,該說法有2個爭議點:一是短信發送的時間據信在下午4點左右,而此時“鳳凰號”已出海一整天,並即將踏上從大皇帝島返回的歸途;二是這條短信究竟有沒有“禁令”效力,或者只是通知的形式,尚未得到泰方正面回覆。也有說法稱,這條短信只針對當天的漁船等船隻發送,並未包括遊船——這一說法目前仍待證實。

疑問2

導遊沒有督促遊客全程穿救生衣,反而收走?

小皇帝島的行程是進行一系列水上娛樂活動,在盡興玩耍後,客人們陸續返回。

“導遊站在船艙門口,逐一收我們的救生衣,不讓溼的穿進去。”倖存者許小姐和林先生均認可這一說法,“說是怕把地板打溼,所以救生衣收起來後,都掛在一樓船艙外的柱子上。”

在這個細節之後,“鳳凰號”上全程穿救生衣的乘客已不多。加之隨後大皇帝島的行程相對更休閒,一天時間下來,到客人們逛完大皇帝島的沙灘,愜意離開時,“鳳凰號”上的乘客們,幾乎都沒有要再穿上救生衣的意識。在數天的採訪中,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多次聽到同樣的細節描述:“船要翻之前,導遊衝到1樓船艙逐一派發救生衣。”而部分倖存者證實,自己穿上救生衣衝到甲板上不足半分鐘,船就沉了。

值得一提的是,多名倖存者確定,在上船前並未被要求籤訂任何“安全告知”之類的文件。此外,”鳳凰號“倖存者中,有一名孕婦。

疑問3

沉船前船長等工作人員作了哪些應急準備?

當天下午4點,“鳳凰號”從大皇帝島出發回航。此時天色開始陰沉,而據泰方說法,“通知短信”已發送。“鳳凰號”沒有停在大皇帝島等待風暴過去,而是憑藉經驗,選擇如期回航。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反覆覈實後證實,風暴大約在15-20分鐘內聚起,此時“鳳凰號”正行駛在海面上,身後是大皇帝島,身前是珊瑚島,兩島遙遙相望可見。4點15分至4點20分左右,風暴正式來臨,船隻在風雨裏搖擺,左右傾斜幅度達到45度。有乘客表示害怕,但有導遊說:“你看我都沒有穿救生衣,怕什麼。”

據船上工作人員阿東介紹,當他發現情況越來越糟時,曾詢問船長“這船會不會出事”,但後者當時如何迴應並未清晰說明。隨後阿東到1樓派發救生衣,此時1樓船艙內聚集大多數乘客,連地板上都坐了人,但大多數人在船員派發之前沒有穿救生衣。

“一樓發完了衣服,我叫他們去甲板上,然後我往二樓跑,剛上去船就開始沉了。”阿東的這種說法,和倖存者事後描述一致。有幸存者稱,自己在一樓屬於比較靠後跑出艙門的:“最開始跑出去的人因爲船太搖晃,好多倒在甲板上。中間的人被堵住,後面的人往前推。我剛跑出去10秒左右,船就沉了。”從派發救生衣到出甲板,整個過程不到5分鐘。

另一方面,一名自稱長期在“鳳凰號”上工作的潛水教練說,普吉島上各艘遊船“上船後不需要穿救生衣”是普遍現象。

疑問4

載客人數近百人,兩艘救生艇是否合規?

5日下午6點左右,“鳳凰號”在掙扎自救500米後,沉沒在距離珊瑚島10分鐘船程處。落水乘客如有幸能浮出水面,大部分被搭救到“鳳凰號”自帶的2艘圓形救生艇上。據2艘救生艇上的人員反映,獲救時,一艘艇上最多能有10多人。而船上工作人員稱,這種救生艇最大容量可達到50人/艘。

記者在採訪四川長期從事普吉島旅遊的業內人士處獲悉,即使是跟團遊,專業導遊也只會在救生衣問題上格外小心。但對於救生艇,各家公司都並不十分在意。“可以這樣說,我們基本上不會去看救生艇的問題,幾乎從來沒考慮過。”該名人士稱。

疑問5

“鳳凰號”上游客參加的是“零元團”嗎?

採訪中,絕大部分客人是通過飛豬/懶貓等網絡平臺訂購產品出行。根據流程,客人付費給平臺,平臺聯繫普吉島當地票務公司或者旅行社,以居間業務爲兩方牽線。到目前爲止,記者尚未調查到有團員屬於“零元團”客戶,而重新梳理當天行程,碼頭上懸掛“綠旗”,出行時天氣尚可,甚至早上10點後風和日麗,乘客沒有必要“逼迫”船長出海。並且“強迫船長出海”這一細節記者多次和“鳳凰號”倖存工作人員以及承接部分遊客的票務公司處,均從未提到。

對於泰方正在調查的相應多家旅行社“皮包公司”嫌疑一事,僅以“鳳凰號”所屬的TCDiving公司來說,在此前的通報中,泰方已證實其“手續和資格沒有問題”。具體情況,尚待進一步調查和公佈。

文章來源: 華西都市報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