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百位知名女性:反性騷擾傷害男性 捍衛求歡自由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好萊塢性侵案愈演愈烈,並在全球引發了名爲“Metoo”的反性騷擾運動,但並不是所有女性都對此抱有相同看法。1月9日,一百位歐洲知名女性突然在法國《世界報》上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她們在信中表達了對某些女權主義者的反對,認爲她們是在“仇恨男性”。

包括法國著名演員凱瑟琳•德納芙在內的衆多女性藝術家、醫生、記者表示,她們捍衛男性糾纏求歡的自由,持續、笨拙的勾引並不算犯法。在她們看來,一些男性只是碰了某位女性的膝蓋,或者發送了性暗示的短信,卻因“Metoo”活動失去了工作。


凱瑟琳·德納芙維基百科截圖

以下爲公開信的全文翻譯,內容有刪減。


報道截圖

強姦是犯罪,但持續、笨拙的勾引並非不法行爲,獻殷勤也算不上大男子主義作祟的侵犯。

受“好萊塢大亨韋恩斯坦性騷擾事件”的影響,大家開始合理地意識到了女性遭受到的性暴力,這一現象在部分男性可以濫用職權的職場上尤爲常見。這種變化是很有必要的。

但這種言論的解放逐漸向相反方向發展:有人命令我們用“正確的方式”說話,對令人憤怒的事情保持沉默,拒絕向這種禁令妥協的人一概被視作叛徒和同謀!

然而,這正是清教主義(puritanisme)的特徵。有人以所謂的維護大衆利益、 保護女性、解放婦女之名,維持對女性的束縛,她們將永遠都是受害者,籠罩在邪惡大男子主義的陰影之下。

譴責和控訴

事實上,Metoo活動已經在媒體和社交平臺上引起了一系列針對個人的公開譴責和控訴,後者卻沒有對此迴應和爲此辯護的機會,他們已經被視爲“性犯罪者”。

這種“快捷審判”已經有了受害者。一些男性因此受到了工作上的處分,被迫辭職等等,儘管他們唯一的錯誤就是碰了誰的膝蓋,試圖偷親誰,在工作晚宴上說了些“私事”,或者向並未相互愛慕的女性發了帶有性暗示的信息。

這種狂熱等於把“豬”送到了屠宰場,完全不是在幫助婦女自強,實際上在爲那些性自由反對者、極端宗教分子、最壞的反動派服務。

“淨化”的浪潮似乎並沒有任何限制。我們查禁了海報上埃貢•席勒的裸體畫作;我們要求博物館撤展巴爾蒂斯的一幅畫作,因爲有戀童癖的嫌疑。已經有出版商要求我們的男性角色少一些“性別歧視”,但“女性角色遭受的傷害”要更明顯一些!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

冒犯他人的自由必不可少

哲學家呂旺•奧吉安(Ruwen Ogien)堅稱,擁有“冒犯他人的自由”對藝術創作來說是必不可少的。

同樣的,我們捍衛糾纏求歡的自由,這對性自由來說同樣不可或缺。現在,有人警告我們,逼迫我們承認性衝動在本質上具有攻擊性、是粗暴的。但我們也足夠明智,不把笨拙的勾引和性侵犯混淆起來。

我們都知道,人不是石頭。同一天內,一位女性既可以領導一支工作團隊,又可以是男性的性對象,同時也不是“蕩婦”或者父權制的卑鄙幫兇。

她可以確保自己與男性同工同酬,但不把在地鐵上的一次觸碰當成永遠的創傷,即使這已經被視作一種犯罪行爲。她可以把這視作性悲劇的表現形式,甚至不把它當回事。

作爲女性,我們不承認這種女權主義:超越“揭發權利濫用現象”的範疇,對男性和性充滿仇恨。

我們認爲,沒有“糾纏求歡的自由”,就不會有“對性暗示說不的自由”。在我們看來,我們應該知道如何迴應這種“糾纏的自由”,而不是把自己當成是一個獵物,選擇閉門不出。

觸碰女性身體的事故未必就要上升到影響她尊嚴的高度,也未必會讓她成爲一個終身受害者。因爲我們不能還原自己的身體,但內心的自由是不可侵犯的。

我們所珍視的這種自由不是沒有風險或責任的。

文章來源: 觀察者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