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生口述:我在日本做女體盛的屈辱經歷
發布時間2個月前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這些事已經過去好多年,但每每想起,心裏還會覺得尷尬難堪。現在我的工作收入平平,想買什麼名牌也是難以企及,但我的心是平靜的,安然的。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 1997年初冬,我來到日本東京的表姑家。表姑家的生活過得很艱難。表姑父去世多年,留下表姑和我的一個姐姐。表姑父生前多年患病,臨終前欠下了一大筆醫藥債。姐姐惠子也因此沒有受到很好的教育,一直沒找到太好的工作。 我到日本的第八天,表姑家的一位鄰居來給惠子姐姐介紹工作,這份工作就是女體盛。 當知道工作時要赤身裸體,一動不動地直躺在那裏八九個小時,身上擺着各式壽司,讓食客夾着吃,表姑和惠子姐姐都不太願意。但聽到這份工作的高額收入時,表姑和惠子姐姐都動了心,我也動了心。 當時,在一個全裸的女體盛藝伎身上吃一頓馬林魚、鮪魚、烏賊和扇貝壽司,至少要花費15萬日元(現摺合人民幣約9000多元),像這樣躺着的女體盛藝伎時薪爲7000日元。鄰居說:生意好的時候,一星期可以賺到20萬日元,另外還可拿到10萬日元的小費。 在日本,女體盛藝伎首先必須是處女。因爲日本人認爲只有處女才具有內在的純潔與外在的潔淨。我和惠子姐姐都是A型血人,這也很符合要求,因爲日本社會普遍認爲A型血得人性格平和沉穩。 工作之初是接受一段時間的訓練。訓練方式是全身的6個點上各放一顆雞蛋,靜躺4個小時後,蛋必須保持原位。爲了訓練我們的堅韌性格,在我們靜躺的過程中,還有人不時地把冰水一滴滴灑在我們身上,只要有一顆雞蛋滑落,計時器便歸於零,一切訓練就得從頭開始。每場訓練下來,整個人累得疲憊不堪,全身像打了石膏一樣,十分僵直。 一天傍晚,旅店裏來了一羣客人,老闆讓我爲他們服務。 我來到用餐的和室裏,這裏幾乎沒有任何裝潢,只有一幅古畫、一株盆栽,以及一隻裝飾花瓶。 我在房間中央躺下、擺好固定姿勢。有人把我的陰部和乳頭,用樹葉和花瓣蓋住,頭髮呈扇形散開,並綴以花瓣。 一位助工從廚房端來一大盤壽司。她熟練而快速地將壽司放置在我身上。 據說,傳統的女體盛要求,每種壽司,要根據壽司原料的作用而放在身體的一定部位。例如,鮭魚會給食用者以力量,要放在心臟的部位;旗魚有助消化,放在腹部;鰻魚可增強性能力,放在陰部現在大部分的女體盛已廢除這些講究。 第一次工作很順利,客人們在我的身上夾着菜,開心地吃着,並沒有什麼過分之舉。但之後的情形便變得可怕起來。 一次,來了幾個很野蠻的傢伙,我也是靜靜地躺在那裏,待各種壽司上完之後,他們並不開始動手吃,而是在那裏評論起我的身材來,批評我的胸部和鼻子的形狀。 有幾次,客人在喝多了酒之後,竟去揭開在我下身的樹葉,我的心裏又是害怕,又是憤怒,但卻不能說話,更不能動。 女體盛這項服務是在體現藝伎倫理的最高原則:對客戶完全的服務、娛樂與服從。 一段時間下來,我越來越討厭這份工作,更確切地說是討厭來吃壽司的這些人的不守規矩的舉止,特別是他們講的那些下流、不堪入耳的話。 我去向老闆交辭職書,老闆不同意我走,對我說:你不要有什麼偏見,認爲女體盛很下流、很變態,可是你看看,美女、美食,還有美景,這不是一種藝術嗎? 我無心聽他的詭辯,更不願深究那些藏在保護傳統和追求藝術幌子下對金錢和女人的變態貪戀。 其實,有很多女性主義者和那些女體盛食客的妻子們,曾經致力於廢除這項傳統。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並不是女體盛衰落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女體盛价格高昂,近年來日本經濟徘徊低迷,直接影響了女體 盛的生意。 我最後對老闆說,我辭職的原因只有一個:爲了尊重自己,也就是爲了尊重女性。 這些事已經過去好多年,但每每想起,心裏還會覺得尷尬難堪。現在我的工作收入平平,想買什麼名牌也是難以企及,但我的心是平靜的,安然的。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口述者:居住城市長春)


文章來源: 奇趣堂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