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體壇爆性侵 教練:想贏就得伺候我!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2014年冬奧會上,韓國小將沈錫希(Shim Suk-hee),成爲了賽場上最閃耀的一個。



(圖源:koreaherald)

17歲的她,相繼拿到了1000米季軍、1500米亞軍、3000米接力冠軍,站上頒獎臺舉起一個個獎盃時,回頭看了看賽道,眼眶略有些溼潤。



圖片僅示意

(圖源:yonhapnews)

但當視線落到場外的教練趙載範(Cho jae-beom)身上時,這個天才少女身上卻涌起一股惡寒。



(圖源:Yonhap)

沒有人知道,那一年,她經歷了什麼樣的噩夢。

一個纏繞數年,無法擺脫的,拽着她向黑暗痛苦不斷墜落的噩夢。

這個噩夢的始作俑者,就是她的教練,趙載範。



(圖源:Yonhap)

2018年,終於鼓起勇氣的沈錫希將趙載範告上了法庭,稱自己和其他三名運動員,在2011年到2018年間,均遭到教練趙載範的毆打。



(圖源:Yonhap)

最終,趙載範因爲施暴,一審被判10個月有期徒刑。

當時,每天生活在極度焦慮和恐懼中的沈錫希,在接受着有關抑鬱、睡眠障礙、創傷應激障礙等方面的治療。有些話,她猶豫着張了張嘴,又選擇嚥了回去。

直到兩天前,她再度開口,稱讓自己如此痛苦的,遠遠比遭受毆打更駭人。

“從2014年開始,我就不斷被他強姦,那時我高二……從小,他就要求絕對服從,威脅說不能告訴別人。”

被洗腦、害怕被報復的沈錫希,一個人忍了很久,四年間,冰場更衣室,就是她的刑場。



(圖源:Yonhap)

如今,因爲身心受到重創,又擔心以後會有別人受到這樣的傷害,她還是選擇了揭露。而面對指控,趙載範全部否認。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韓國體壇第一例性侵醜聞。

2007年,韓國論壇上曝出一則消息,稱某中學女子籃球隊教練,對球隊多數隊員進行侵害,包括每天留一名女生“值日”,幫他按摩,教練還會將女生灌醉,進行性虐。

最終,籃球隊解散,這個教練,去了另一所中學繼續任教。

這條消息一出,引發民衆極大關注和憤慨,次年,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和大韓體育會簽訂協議,表態說今後會致力於運動員保護,對其所遭受的暴力與性暴力等進行調查介入。

那麼,情況有所好轉麼?

2018年,韓國網球運動員手金銀姬(Kim eun-hee),接受採訪時袒露,自己從10歲開始的兩年裏,就一次又一次地被教練強姦。



(圖源:youtube)

年級尚小的她還不懂男女之事,只知道在訓練營時,每天被叫到教練房間後的疼痛感和屈辱感。

但他對金銀姬說:“噓……這是我們之間的一個祕密,你不許告訴別人。”金銀姬花了很多年,才明白,那就是強姦。

而當時,因爲“舉止可疑”,教練在被多名家長舉報後,離開了這裏,但更多的傷害,在顧慮中,被沉默掩埋。最終,這個教練也只是換個地方繼續任教,沒有受到任何刑事追責。

與此同時,稚嫩的金銀姬沒有放棄網球,她不斷成長,拿到了全國網球比賽女子雙打的銅牌,被予以厚望。

直到有一天,她參加比賽時,再度遇到了那個惡魔,童年的創傷再度被喚醒,看着昔日折磨自己的那個人,如今若無其事地教着年輕選手,她感到無比痛苦,

“我不能給他侵害別的女孩子的機會。”最終,她決定將其告上法庭,在其他四人的作證下,這名教練最終被判爲十年監禁。

聽到判決結果時,金銀姬止不住地痛哭,開心又難過。

但還有很多人,仍然在經歷着金銀姬曾經的遭遇。

2008年,一名女排運動員說,自己曾經遭到主教練強姦,並且主教練離開後,接任的教練依然如此。其他隊友也有這樣的遭遇,但誰也不敢說。

2014年索契冬奧會的韓國女子冰壺隊的教練 ,後來被隊員們舉報爲性騷擾,最後的解決方法是,他辭職,到其他地方執教。

2015年,一名前韓國短道速滑奧運冠軍,在執教時對女隊員鹹豬手,甚至性騷擾一名11歲小孩,最終僅支付罰款。

一次又一次爆發的醜聞,構成了這樣一組數據:

韓國女性教練政策研究院曾調查表明:將近10年前,有16.1%的女選手遭遇過性暴力。

2014年,韓國國內調查顯示,此前一年內,大約有七分之一的女性運動員受到性騷擾,其中70%沒有尋求任何形式的幫助。

幾年過去,情況沒有改善。

韓國KBS電視臺曾經就這個現象,採訪了一些教練。



(圖源:kbs)

從那些教練口中得到的答案,真是無恥地讓人作嘔:

“在我們圈子裏,這種方法人盡皆知啊,運動員就是得聽話才行,想讓他們聽話,最有效的辦法一是性關係,二就是暴力。”

教練想要掌握至高無上的控制權,想要鞏固自己的主導地位,採用的,正是最爲凌辱和殘暴的方式。

正因爲不巧的是,選手的學業、職業等前途,都掌握在他們手中。

同時,在韓國社會,存在着男女不平等、前後輩等級觀念嚴格等現象,再加上大多數運動員,都是年齡尚小時就接受訓練,他們在這樣權利不對等的關係中,容易受到壓迫和洗腦。

這一切,都使得運動員,尤其是女運動員們,往往難以反抗。

他們懷着滿腔熱情和夢想來到這裏,卻墜入冰冷的地獄。

但幸好,抗爭仍在繼續。

對於沈錫希的指控,大韓體育會已經進行迴應,公佈了相關對策,包括永久除名、禁止海外就業等,並且他們還考慮將“嚴重性騷擾”列入永久除名範疇,且計劃建立性暴力處罰信息共享系統。

若情況屬實,趙載範面對的,除了法律的制裁,還有制度的懲罰。

去年,Me too運動聲浪涌起,我們響應着,也在擔心着,害怕熱度褪去後,只留下改變的艱鉅。



(圖源:youtube)

可如今我們能看到,即便道阻且長,但以真心發出的訊號,終將會在四面八方獲得迴應。

那些曾經受到傷害的人,一定會再站起來。


source:

http://www.asiaone.com/asia/south-korean-olympic-skater-shim-suk-hee-accuses-physically-abusive-coach-sexual-assault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Shim_Suk-hee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18/07/26/asia-pacific/former-tennis-pro-shines-light-rapes-beatings-many-young-south-korean-athletes-endure-silence/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mar/06/south-korean-politician-steps-down-after-accusations-ahn-hee-jung

https://www.hindustantimes.com/other-sports/south-korean-olympic-champion-accuses-coach-of-sex-assault/story-uHhkoafLEPhssm92ZhngCJ.html

文章來源: 英國報姐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