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嫩模、搞槍械的網紅要參選美國總統了?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侃爺的競爭對手出現了!
對手不是賣鞋的,也不是搞音樂的,而是一個名叫丹·比澤裏安的“ins網紅”。他ins有將近3000萬粉絲,和侃爺的推特粉絲數量幾乎持平。

關於他要選總統的傳言是這麼來的:
昨天比澤裏安在TMZ採訪中被記者問到,怎麼看侃爺競選2024年美國總統。比澤裏安說:“比希拉里·克林頓好。”
然後補充道:“我覺得他(侃爺)未來的對手可能是我。我們走着看吧哈哈哈哈。”



此話一出記者十分興奮,問他是不是認真的。比澤裏安回答:“對,這樣的話我就有時間收拾自己那點破事了。”
雖然記者激動“那我們可說好了哦這是你的競選宣言哦”,但誰也說不好競選這茬兒靠不靠譜。採訪裏唯一有譜的是,今年38歲的比澤裏安的經歷確實有點豐富,“破事兒”也真不少。




儘管粉絲數不是全網最多,但比澤裏安有個“ins之王”的稱號之所以會有這麼多人關注他(大部分是直男),是因爲他的日常生活實在是太刺激了。
整日紮在性感美女堆裏:



辦着泳池遊艇派對:


每一張照片的妹子都不帶重樣的:



左擁右抱美女,擁有一屋子重型武器:



豪車也不能少:



他在洛杉磯、聖地亞哥和拉斯維加斯豪宅,其中在聖地亞哥的那套據說和鋼鐵俠家差不多。



每一張照片下面都會有人酸溜溜:“好羨慕你的生活方式哦。”
他的人脈也特別廣,認識很多名人明星。
“那天和和史蒂夫·青木(世界著名DJ)一起抽菸喝酒來着。”



跟卡老師、湯老師會面:




比澤裏安還有一些奇怪的愛好,比如養了頭叫做Zeus宙斯的山羊,後來又養了一隻,免得宙斯孤單。他的羊晚上睡覺要蓋一條700刀的小毯子,這樣纔不會讓它受涼。



山羊在他家各種地方都有出現,後來幾乎成了他個人的標誌,在槍支、私人飛機、豪車、豪宅上都有。



他甚至還有一家位於加拿大的大麻公司Ignite International,也是山羊頭logo。




(報姐溫馨提示:毒品是萬萬不可以接觸的,即使在國外也不要!)
雖然在加拿大大麻合法,不過這種放浪不羈的畫風,任誰說都和總統挨不着邊。在網絡上如此高調的比澤裏安要是真的競選總統,他確實得思考一下怎麼打造新形象。
然而對於比澤裏安來說,無論是美女派對還是豪車豪宅,都很虛無。之所以過着如此花花公子般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小時候沒有得到足夠關注。



其實比澤裏安的童年非常富足,物質享受對他來說並不稀奇。
他出生於佛羅里達州聖匹茲堡,是一個亞美尼亞移民家庭的長子,還有一個弟弟。他們的父親保羅是一名非常精明的圖謀收購者,在華爾街通過大量購買股票來控制其他公司。



保羅·比澤裏安通過各種操作,在36歲時個人資產就超過了4千萬美元。他早早給兄弟二人買了信託基金,保證了孩子們未來的生活條件。
可是和很多人有錢的家庭一樣,比澤裏安的父親是個工作狂,只顧着掙錢沒時間關心孩子。在比澤裏安看來:“他一直在工作。”因此父子倆的關係並不親密。



好景不長,1988年,保羅被一個大陪審團以稅務和安全欺詐等罪名起訴。
當時比澤裏安只有8歲。他回憶起那時,最難的其實不是父親被起訴,而是流言蜚語:“坦帕是一個很小的鎮子,我父親每天都出現在報紙頭條上。”
小比澤裏安在學校受盡白眼:“你爸要蹲大牢嘍!”所有人都開始嘲笑他,疏遠他。可他卻不信,因爲父母保證過不會這樣的。



(比澤裏安的父母)
有一天,平時開車送他上學的母親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父親。父親告訴他:“對,因爲我要坐牢了。”
家中頂樑柱入獄即意味着收入銳減,比澤裏安一家卻是例外,他的童年富裕程度是同學們做夢也不敢想的。
父親爲他們打造了一個四千多平米的大宅子,有一個室內籃球場、一個帶滑梯的泳池、一座火山岩搭建的假山、一個擊球網以及職業體協的發球機。
“那就是我童年的天堂。”


保羅現在住的地方
相比之下,現在的比澤裏安和父親的有錢程度可能相差不多,但他的父親當年非常低調,從不在衣服、車子、手錶等外在上花大錢,而比澤裏安則是另一個極端。
家庭的變故和缺乏親人的關注給比澤裏安帶來了極大影響,他高中轉了三次學,最後都沒能畢業。
我沒從高中畢業,所以我搞了一個GED(普通教育證書General Education Diploma) ——或者按我爸的說法就是‘對丹來說足夠了’(Good Enough for Dan) 。 ”


成爲美國公民
被學校開除後,比澤裏安的父親把他送到聖匹茲堡的一個海軍學院。但就在畢業前夕卻因爲被發現車裏有一挺機關槍再次被開除。
2000年,比澤裏安乾脆選擇參軍,加入了海豹突擊隊的訓練營。經過510天地獄式訓練後,他由於種種原因仍然沒能順利畢業,還因爲腿部受傷落下了殘疾。



後來他調侃道:“沒畢業或許還救了我的命,因爲我當年的很多同學現在都死了。”
從軍隊出來的比澤裏安才20出頭,於是他又跑去佛羅里達大學讀了商業與犯罪學。“看看我爸,商業罪犯。”
好歹也是個大學生了,但他沒有像普通人那樣去找工作,而是盤算了一下自己的財產:他有一個信託基金(暫時不能取錢),還有作爲殘疾退伍老兵每個月拿的6000刀補貼。
但比澤裏安覺得自己可有錢了,於是開始了……賭博。



一開始他賭得簡單粗暴、毫無章法,很快就輸光了所有錢。但人已經陷進去,根本沒法停下來,所以比澤裏安賣掉了自己收藏的槍支。
“賣槍這事我記得特別清楚——我愛我的槍。但沒辦法,不賣我就要破產了。”沒想到,他最愛的槍竟然帶來了好運。



比澤裏安拿賣槍得來的750美元繼續賭錢,結果在聖匹茲堡的一艘賭博遊船上,短短四天就贏回來1萬美元!
之後他跑去拉斯維加斯玩兒了三個星期,又把錢翻了好幾倍,贏到了驚人的18.7萬美元!



比澤裏安這時好像發現了自己到底適合幹什麼……他想:“我這幾個星期就賺了9萬刀,上大學幹啥?”
從此他便成爲了一名職業撲克選手,說白了就是賭徒。巧的是,他弟弟也走上了這條路。
插播一句:賭博在國內不合法,能一直贏是小概率事件,報姐堅決反對大家去模仿。比澤裏安就算輸個精光還有信託基金和津貼,你有嗎?



比澤裏安也不推薦大家學他:“人們不能理解一天之內贏1000萬刀或者一夜之間輸掉500萬刀。想象一下你輸掉了一棟漂亮的房子或者贏了十輛布加迪……真的很難消化得了這種損失。”
後來比澤裏安名氣越來越大,通過各種比賽和創辦公司越來越有錢,如今身家大概有一億美元。
在成爲“ins之王”之前幾年,他便開始了夜夜笙歌的日子,所以發出照片也非常刺激,很多人就想看這種高調富豪。



幾年間他累積了一千萬的粉絲,13年被媒體報道後,頓時引起了大家的關注,粉絲數量迅速翻了一倍。19年,他的關注者已經高達2900萬。
每週都有電視節目想邀請他做真人秀,很多人都好奇他奢靡的生活背後真實的樣子。
對於自己這些年的花天酒地,比澤裏安輕描淡寫地說:“可能是我小時候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吧,所以現在我才這麼誇張瘋狂。”



瘋狂也是對身體的摧殘。因爲放縱的生活習慣,剛30出頭的比澤裏安兩次心臟病突發,身體變得很差。成爲富豪、得到了很多很多,但他也突然覺得這一切都索然無味了起來。
於是比澤裏安開始爲慈善機構捐款,爲自然災害受害者捐款,只要是能打動他的故事,他都願意出手相助。
他還給一些電影投資,比如曾獲奧斯卡提名的《孤獨的生還者》。這部影片講的是海豹突擊隊在阿富汗的故事,故事原型中犧牲的三位隊員,都是比澤裏安曾經的朋友。



他說做這些都是陳詞濫調,但自己就是不想像以前那樣只有花天酒地。比澤裏安想從“花花公子”變成“撲克紳士”。
“要保持理智真的很難。我知道我不是理智的人。我知道自己需要在某些方面重新開始。”
爲此他也開始在政治方面活躍起來。他曾在15年年底和川普會面;16年,他說比起希拉里,自己更支持川普。



“我不是同意川普說的每一件事,但我喜歡他的一點就是,他非常真實,毫無濾鏡。即使我不同意他的觀點,我也希望他能直接跟我說出來。”
現在比澤裏安說自己要競選總統,網友的反應大多是:川普當總統後,再出來誰我都不覺得稀奇。
不過呢,比澤裏安可能只是覺得人生無趣:“真的,告訴我人生中還能做啥,我就會去做。”所以選個總統玩玩?



侃爺和比澤裏安都是川普的支持者,那麼問題來了,到時候川普會支持誰呢?
比澤裏安謙虛地表示:“可能會支持侃爺吧!”


文章來源: 英國那些事兒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