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曾經被說靠胸出位的女明星,怎麼樣了?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柳巖曾經是最紅的主持人,哪兒哪兒都能看見她,但是這幾年呢?

參與的都是流量、話題都一般的節目,而且也大多不是常駐嘉賓。



跨進35+ ,年齡危機也暗暗殺到了。她在《非常靜距離》上說:現在上節目遇到95後、00後的小朋友,喊她“姐姐”她都覺得是客氣了。

她試過從性感轉內心路線,但標籤貼得太久,要撕下來談何容易。



她也試過從主播間轉向大小銀幕,但對一個女藝人來說,接近40歲還是“影視新人”,意味着不可能拿到女主角,而只能去演配角。

綜合起來,給人的感覺就是:柳巖不紅了。



跟轉折艱辛一起到來的,還有人到中年不得不面對的生老病死。

之前,柳巖參加過一檔綜藝節目《但願人長久》,裏面還見證了父母的結婚41週年紀念。



在節目中,把全家攏在一起,父母有了年輕時沒有享受到的甜蜜時光,兒女也都在身邊,畫面溫馨。



父親第一次穿西服,節目組贊助的,被他視若珍寶。

節目錄制完一個月,父親病重,臨終前還惦記着那件西服。



柳巖的財富,夠給父親買多少身西服,但再也換不回跟父親在一起的時間。

跟普通父母一樣,“你的事情還沒解決”也是父母心頭的擔憂,這同樣不是再努力一點、多相幾次親能解決的。

這是一種混合了子欲養而親不在,走過巔峯期之後的孤單,和承擔全家希望的複雜狀態。



這完全不是女明星被吐槽幾句、工作節奏比以往慢了一點的淺層次崩潰,而更像是每個普通人都得擡着頭趟過去的深水區。

柳巖倒沒有喪,反而利用工作節奏慢下來的時間出國遊學,好好練了練英語,開拓了一下眼界。



就算演配角,也要演到讓大導演張黎滿意,還憑藉《少帥》裏張學良表嫂的角色提名了白玉蘭獎最佳女配角。



盡最大努力,做最壞打算:以後興許就轉型幕後,去做一些導演、編劇、監製之類的工作。

只要還留在這個行業,只要還在開工,堅持下去,狀況總會慢慢好起來的。



這種胼手砥足的態度,纔跟一分錢掰成兩半花的創業青年、跟擠地鐵熬通宵的上班族、跟爲了尊嚴拼勁全力的大齡青年更有共鳴吧?

告別青春之後,誰不是靠着那點毅力,去面對自己的人生呢?


文章來源: 桃紅梨白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