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女子慘遭猥瑣老闆開黃腔、彈胸罩帶 獲賠3萬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在加拿大,職場性騷擾至今仍是讓不少人飽受困擾的一種現象。根據加拿大法律,性騷擾是一種侵犯人權的性別歧視,它有着很多不同的表現形式。在職場性騷擾的問題上,雖然男性也會有被侵犯的時候,但絕大部分的受害者依然是女性。

華裔女慘遭性騷擾4年

然而有很大一部分受害人會因爲感覺無力,而選擇忍氣吞聲。今天小編講訴的是一位華裔女子慘遭猥瑣老闆性騷擾4年,終於忍無可忍把老闆告上法庭,並獲賠3萬。



圖爲位於密西沙加市的涉事車行

一位姓邱的華裔女子從漢博學院(Humber College)獲得會計證書。她爲某區的天主教教育局工作一段時間後,2011年7月4日找到了位於多倫多西面密西沙加市Dixie大道以東的Dundas大街上的一家二手車行的工作,當時車行有5-6名員工,除了邱女外,其他都是男員工。

最初,她和一個銷售人員共享一個辦公室,幾個月後,老闆巴拉迪克(Sergey Barandich)建議她建立自己的獨立公司爲他們服務,車行就不必爲她扣稅,邱女亦答允。

邱女沒想到的是,工作中與老闆互相熟悉後,老闆便開始對她開性玩笑,並用電郵把他自己電腦中的色情相片傳給她。其中一次她收到他的電郵,主題是“堅定同性戀者的色情片”,嚇得她不敢打開。

而且性騷擾不斷升級,邱女表示,在2011年的較後的時候,老闆開始對她進行身體上的騷擾,並多次拉扯她的文胸帶。邱女對他的舉動更到莫明奇妙,更是一籌莫展。對方則說,以前在高中時就常這麼做。

他也常拍邱女的背部,並說那只是鬧着玩。邱女曾多次警告對方,他的拍打令她感到疼痛,要他停止。有時他們在打印或站在複印機前,雙方距離較近時,他還會捏她的肩膀。

到了2013年,邱女生病,而且病得很重,她不得不延長了休假時間,爲了保住工作,邱女轉爲工作半天,雖然這會影響了她的健康,直到2014年才開始轉回全職。

到2014年下半年,老闆又恢復開性玩笑,以及身體接觸,包括拉她的胸罩帶。她告訴他:“不要那樣做,我不喜歡”。但是他提醒她:“我是老闆。”


到了2015年邱女開始無法容忍老闆的舉動。明確告訴老闆不要再碰她,不要再跟她開性玩笑,否則就不再來上班。老闆卻說:“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最後,有一天,老闆又來扣她胸圍後,邱女終於忍無可忍,多年的壓抑終於爆發了,邱女走進老闆的辦公室,關上門,氣憤地叫他停止所有萎縮行爲,那纔得到他口頭同意。

但從那時起,兩人間的關係亦變了。他們不再講話,而老闆對她的工作橫挑鼻子豎挑眼,如果發現她出錯,就大聲罵她。

2015年11月27日,邱女犯了一個錯誤。她給每個員工遞上發薪支票。當時因有一人不在,而她又急着離開,便託他人轉交支票。因她沒將支票裝在信封中,結果這人的薪金數目被他人知道,令老闆大動肝火。

到了12月的一天,她和老闆提到公司某員工近期的佣金不少,雖然在場沒有其他人,但老闆則以她違反保密規定,當場把她開除。

告上人權會勝訴獲賠3萬

邱女被解僱後,情緒受嚴重困擾,健康日差,於是決定告上安省人權委員會。



老闆巴拉迪克,今年約38歲,Barandich是一個烏克蘭裔姓氏

但是老闆巴蘭迪奇對邱女的指控全部否認。他說,其對邱女持尊重態度,也不容忍工作場所有任何對人的不尊重行爲等。

邱女在法庭上表示曾經將老闆動手動腳一事告訴過同事克勞迪奧,但克勞迪奧不願到法庭作證,他不想和巴蘭迪奇結仇,因爲他還在修車這個行業工作。

老闆巴蘭迪奇太太作證說,她從沒聽說過巴蘭迪奇對邱女動手動腳,她說自己很喜歡邱女,對邱女工作很滿意。邱女生病期間她兼職爲公司工作以替代邱女的工作。巴蘭迪奇太太表示,邱女生病後性情大變,非常容易發怒,而且工作經常拖延,讓她不滿,她表示早就想解僱邱女了。

法庭上邱女還指證老闆經常以負面方式談論女顧客,幷包含性的評語。她記得對方有一次說,“這個娼婦說我的車不好。她欠男人操她。她穿的就象是個妓女。”

他也評論邱女的衣着,說她的穿得像個“老祖母”。

他還常拿她的英語口音開玩笑,學她的講話。另外,還辱罵華人顧客很廉價(cheap),總要討價還價,浪費他的時間。

安省人權委員會主持聆訊的伯瑞尼思黑(Keith Brennenstuhl)說,由於本案沒有紀錄在案的證據,他的判斷就建基在2名當事人的信譽和可靠程度上。

他認爲邱女的證詞簡明直接,前後一致,沒有躲閃之處,可信度高;相反,老闆除了簡單否認外,對邱女提供的詳細情節,沒有任何迴應;而且他有關解僱邱女的理由,也沒有證據支持。他的證詞前後不一致,而且躲躲閃閃,故指老闆的供詞不甚可靠。

最終委員會判邱女勝訴,並判罰老闆向她支付3萬元,作爲補償她尊嚴、感覺和自尊被傷害的費用。

職場性騷擾


加拿大作爲世界上反性騷擾歷史較早的國家,其對性騷擾問題的法律規制主要集中在職場性騷擾上。性騷擾被定性爲違反加拿大人權法的性歧視。同時,根據加拿大刑法典,嚴重的性騷擾還可能構成犯罪。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經過二十多年的反性騷擾努力,加拿大已經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反職場性騷擾法律機制。

遇到職場性騷擾,默默忍受絕對不是最明智的方法。學會拒絕,學會保護自己,只有這樣才能阻止更多的職場性騷擾事件發生,同時避免更多人受到傷害。

文章來源: BCBAY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