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後他的人生只剩7秒記憶 但他記住了最愛的人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在英國北倫敦一座漂亮的老宅裏...



一位老人每天早上醒過來,都會穿戴得整整齊齊,

然後,坐到一架鋼琴前面,伸出雙手,熟練地演奏樂譜上的曲子….



之後,他開始打開本子寫日記…

他的日記只有短短几行:

“上午8:31,我第一次醒了過來,我還活着…”

過了幾分鐘,

他又打開本子寫日記,



緊接着之前的內容,又一次寫下:

“上午9:06,我第一次醒了過來,我真的還活着…”

過了一陣子,又拿出筆記本寫下一條:

“上午9:45,我第一次醒了過來,驚訝自己還活着…”

就這樣反反覆覆,這種內容枯燥乏味的日記,他一寫就是30多年…..



這位老人,是英國的著名音樂指揮家Clive Wearing…

他這樣奇特的舉動既不是行爲藝術,也不是爲了練習書法…

而是因爲,

Clive Wearing是世界上最嚴重的失憶症患者,

今年79歲的他,整個人生只剩下了7秒鐘的記憶….



Wearing患的失憶症非常獨特神祕,被稱爲順行性失憶症(Anterograde Amnesia)…

大部分的失憶症患者得的都是逆行性失憶症,即患者忘記的,都是發病前發生的事….

而順行性失憶症,則會遺忘患病之後發生的所有事,即從患病那一刻開始,此後發生的所有事都不會建立起任何記憶….

就如同腦海中裝上了一個隨時格式化的按鈕,一旦錄入新的記憶,很快就會被清空爲零….



而唯一能永久保留下來的,是1985年Wearing發病時的那7秒….

這7秒,成了Wearing全部的人生….

這個關於“7秒人生”的故事,得從頭說起…

Wearing生於1938年5月11日,

從小就愛好音樂的他,走上了讓人豔羨的藝術之路....

他憑着自己的勤奮和天賦,很快在古典音樂圈名噪一時...

到了上世紀80年代初,

Wearing已經成了英國古典樂壇赫赫有名的作曲家,指揮家,和鋼琴演奏家...



而在音樂之外,他的生活也讓外人無比羨慕...

他遇見了自己的另一半,後來的妻子Deborah....



婚後,兩人生了三個娃...



音樂事業蒸蒸日上,愛情和家庭又無比甜蜜,

Wearing幸福的日子彷彿童話一般,一眼望不到邊...



然而,

人生的磨難總是來得猝不及防....

1985年3月27日,一個看起來無比平常的一天,

Wearing指揮完一場演奏會之後,整個人非常疲倦,他回到家,感覺自己發起了低燒....

只是發燒而已,或許是太累了...

Wearing覺得休息一下就好了,於是倒頭就睡...



一覺醒來之後,兒子出現在他面前,他下意識地想叫兒子的名字....

突然,他卻驚慌地發現...

自己竟然記不起兒子的名字了!!



妻子Deborah看到這一幕,意識到Wearing可能不只是感冒這麼簡單,

她趕緊把Wearing送去醫院治療...

在倫敦的醫院,醫生仔細檢查後,確認Wearing感染了單純皰疹病毒,且病毒已經侵入了Wearing的大腦,看起來正在損害他的腦神經...

這是一種百萬分之一的機率纔會染上的病,卻偏偏砸中了Wearing…



此後的一週,

Wearing儘管一直在接受治療,但卻難以挽回腦神經的嚴重損傷...

他的體溫不斷波動,人也經常昏迷不醒。

在這個過程中,

Wearing遺忘症狀越來越嚴重,

他開始遺忘的東西越來越多....

周圍的人和事,朋友,同事,自己的出生日期,過去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忘記了……

他大腦的硬盤正一點點刪除過去的所有記憶....



直到有一天,妻子Deborah回到家裏,發現空無一人...

到了晚上,倫敦警局的人打來電話,表示Wearing先生不記得回家的路了,甚至也說不出自己的名字....

好在Wearing是個大名人,靠着四處刷臉,大家也都能認出他來,有人把他送到警局,最後通知妻子Deborah,才得以安全回到了家....

但比忘記過去更糟糕的是,接下來的一年...

Wearing逐漸表現出順行性失憶症的特徵,他無法再建立起新的記憶,

他開始像金魚一樣,不斷忘掉剛剛發生和經歷過的事,

所有新的人生無法在他“大腦的硬盤”裏留存....

他會對十幾分鍾前剛剛進來採訪他的記者吼到:

“你是誰?來我房間幹嘛?”



他不但忘記了過去,更無法記住現在,他成了世界上最嚴重的失憶症患者....

他唯一倖存下來的記憶,

是1985年得病之後的一個清晨,

他一覺醒來,感覺自己劫後餘生活了下來...

這是他唯一能回憶起的東西,

在這7秒裏,除了活着,他還隱約記得,

自己已婚,有一個美麗的妻子,還有幾個可愛的孩子....

7秒的回憶轉瞬即逝....

所有的細節又不復存在,他再次進入了一個完全空白的世界...

沒有過去,沒有現在....

於是,從1986年開始,他嘗試用寫日記的方式,記錄下自己唯一的記憶,也試圖通過這種方式來喚醒自己的回憶...

“我第一次醒了過來,我真的還活着…”

每當這個時候,Deborah走進來,他對着妻子若有所思,

“你好像是我妻子...但我不記得你的名字了...”



這是Wearing嚴重失憶後,

唯一讓Deborah感到還有一線希望的東西....

至少,在這7秒中,

他牢牢記住了自己和孩子們....

就這樣,Wearing繼續他每天重複着的“7秒回憶”的日記...

重複地記憶着這僅有的幾件事“醒來,活着,妻子,兒子....”

這樣的日記重複了一次又一次,

Wearing仍然無法點燃任何更多的回憶,

卻只能拼命讓自己記住,活着....妻子....兒子...

他拼命地,執着地寫下去....

這樣重複的日記,

他每天都不停地寫,一寫就是三年,

卻依然想不起任何新的東西....

他開始越來越痛苦,脾氣也越來越差....



Deborah看着他這個樣子,實在不忍心,便告訴他關於日記的真相:

“其實你每天醒來的記憶,都是在1985年3月的那一天,而不是你第一次醒來....”

什麼也記不起來的Wearing突然崩潰到發怒,他衝着妻子咆哮:

“我只知道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然後我醒了...我意識到那一刻我還活着,對我來說,這就是我第一次醒來....”

“而且,我不記得你的名字了,可是我知道....你是我的....妻子啊!”

那一段時間,

是Deborah和孩子們最難熬的時光,Wearing的人生完全停滯了,他忘記了所有,失去了工作,失去了過去,人生被清空歸零,只剩下短暫的7秒,彷彿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活過....

隨着Wearing病症的無可挽回...

曾經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日子也越發艱難....

1988年,妻子Deborah絕望地對記者說到:

“從某種意義上說,Wearing就像從來沒有來過這個世界,他變成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人,而我成了一個活的寡婦...失憶症的人千千萬萬,可我的丈夫卻成了世界上失憶最嚴重的那個人,他的人生,只剩了那7秒的鮮活記憶....”



1992年,

在Wearing嚴重失憶7年之後,實在扛不下去的Deborah選擇了申請離婚,

她獨自一人遠赴美國,想要離開倫敦這個傷心之地,忘掉這段悲傷的記憶,忘掉那個“記憶只有7秒”的前夫....

她想換個環境,去結識新的人,開始新的生活...



Wearing留在倫敦,仍然在重複着每天記日記的習慣,

每一天醒來,

他依然只能回憶寥寥無幾的幾件事...

從夢裏醒來,活着,我有妻子和兒子....

醒來,活着,妻子,兒子....

.....



去了美國之後,Deborah從零開始,逐漸站穩了腳跟,和她當初預想的一樣,她的生活中,很快出現了新的人,她也開始了幾段新的感情...

然而,每當Deborah一段感情有新的突破時,卻總在關鍵的時候戛然而止...

因爲,她總會在某一刻,想起Clive Wearing...

那個只有“7秒記憶”的男人,

她的前夫,也是她曾經最愛的人....

那個人,

因爲疾病只剩下了7秒的記憶留存,

卻依然每天拼命重複着那渺小的“7秒回憶”,

這段回憶裏,有他最愛的“妻子和孩子”....



確定自己內心永遠無法忘掉前夫,Deborah又回到了英國,她在一家慈善機構找了一份工作,住到了離Wearing家幾公里遠的地方...

她決定回到曾經離開的,深愛的人身邊,她想通了一切,

既然他記不起來,

就用這珍貴的7秒回憶,繼續生活下去吧....

這7秒裏,有妻子,有孩子,足夠了....



Deborah重新拾起過去的生活,像個老朋友一樣,每天都去探望Wearing,

Wearing和當年一樣,仍然記不起任何事,也會不斷清零新的記憶,但Deborah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悲傷和絕望了....

她開始積極適應這樣的生活狀態,幫助Wearing開始全新的生活方式...



她給Wearing做了各種書面提示,

告訴他每天該做的事,刷牙,洗臉,吃飯,練琴...

Wearing雖然記不起具體的事,但他的肌肉記憶還刻在潛意識裏,會彈琴,語言表達能力也強,駕車的技術也沒有退化(只是不認得路)....



除此以外,

他還不記得Deborah是不是每天都來看他,甚至不記得Deborah是不是住在家裏...

但是,

他無比肯定一點,

這個女人,是我妻子,是我深愛的人....



Wearing也不再執着於回憶起或者記住任何發生的事了,

但他依然會記日記,

除了依然會重複回想“醒來,活着,妻子,兒子”之外,

也偶爾會試着在遺忘一件事之前記錄下自己瞬間的想法...



一個明媚的清晨,

Wearing的日記本多了幾句話:

“我愛Deborah!”

“我們出去散步了!”

“我們出去散步了....”



儘管這些事,他很快又會忘掉...

但是,除開那7秒的人生記憶,

相信有一件事,他永遠不會忘記....

那便是....

眼前這個人,是他最愛的妻子啊....



文章來源: 英國那些事兒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