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的國際差別 是個女人都具有察覺偷情的本領
發布時間6個月前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前《華爾街日報》女記者帕梅拉杜克曼調查了日本、俄羅斯、法國、美國、中國等十幾個國家二十來個城市的偷情行爲,寫了本書,被譯爲《外遇不用翻譯:10個國家24個城市的外遇模式與情慾地圖》。俄羅斯版《大都會》雜誌告誡他們出軌的女讀者:不要表現得太快樂。如果你在淋浴時從來不唱歌,現在千萬也別唱。

  



  偷情這件事美國人懷着負罪感去幹,俄國人隨隨便便地幹,非洲人冒着生命危險去幹,法國人習慣性地去幹。美國人總是說自己的婚姻不幸福,以此當作偷情的藉口。中國男人總是在潛在的情婦面前誇獎自己的媳婦,以證明自己是個好男人、好丈夫。

  通姦、偷情、外遇、不忠,說的都是同一件勾當,往往是當事人以爲自己很神祕,不相識的局外人卻已談得沸沸揚揚。在日常生活中一夫一妻的平靜表面底下,有着另一個充滿外遇的沸騰世界。 通姦最猖獗的是非洲國家。在多哥,37%的已婚或跟女友同居的男人承認在過去的12個月中有另外一個性夥伴。最怕老婆的是瑞士男人(3%)和澳大利亞男人(2.5%)。

  



  《空房間》劇照

  愛的語言是跨越國界的,不用翻譯,但是各地對偷情一詞都有自己的叫法,世界各國的人對這件事都會使用欺騙掩飾之詞,因而需要翻譯。美國人說在一旁另有他人,瑞典人和俄國人說偷溜到左邊。以色列人說到一旁偷吃,而日本人則說是走岔了路。愛爾蘭人使用運動專有名詞越位,英國人則說客場比賽。

  對荷蘭人來說,偷情就像一趟在黑暗中捏貓的歷程。至於法國人則是到其他地方瞧瞧。在南非,拈花惹草的男人叫亂跑的人,同時暗示他應付幽會所需的旺盛體力,以及被妻子追着跑的事實。試圖同時討好妻子與情婦的大陸男人是腳踏兩條船,但如果是臺灣男人可能只會被冠上花心大蘿蔔的封號。

  



  作者指出,法國人並不比美國人更不忠,美國男人偷情的也不多。在法國只有3.8%的男性和3.1%的女性承認自己曾經對配偶不忠,美國男性和女性偷情的比例分別是3.9%和3.1%。法國人認爲偷情是一種很遺憾的過失,但並非不可原諒的背叛行爲。用法國電影的語言來說,偷情只不過表明你是主角。

  美國人只要偷情之後負罪感就特別強,身心飽受折磨,要向對方道歉、表示悔悟,更爲奇怪的是,還要向愛人講述偷情的細節。美國人把發現愛人偷情跟世貿雙塔的倒塌和亞洲的海嘯相提並論。她認爲美國人應該學習法國人的偷情觀,守衛婚姻,但有機會享受偷情的時候就享受。

  



  她發現,每個人發現自己遭到背叛時都會感到難過。有人說,在法國或者非洲,有的女性不在乎自己的男人在外面亂搞。她沒遇到過這樣的女人。有一個例外大概是日本,日本女性不太在意她們的丈夫偷情,但他們必須遵守一套嚴格的規則,其中之一是必須非常小心謹慎。當日本妻子抓到丈夫偷情時,她們憤怒不是因爲她們的丈夫睡了別的女人,而是因爲他們不夠謹慎。

  美國人偷情的比例不高,但在華爾街工作的人是個例外。那些銀行工作人員每週工作80個小時,於是就認爲他們有權享受生活的樂趣,包括女人,這在公司文化裏是允許的。

  這樣的調查不會得出準確的數字和深入的分析,好在作者比較風趣,在全球各地,出軌的最大危險因子就是身爲男人。而只要是個女人都具有察覺偷情的本領。

  



  在接受一家雜誌採訪時她說:幾乎每一位我遇到的發現他們的愛人偷情的美國人都會瘦很多。我稱之爲偷情節食。我跟我丈夫開玩笑說,如果我變胖了,他應該去跟別人偷情來幫我減肥。


  

文章來源: 三聯生活週刊

屏蔽所有廣告一小時